站长微信:50827137
左侧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感动热点 > 网友投稿 > 正文

河南郑州10天发生3起粗暴执法事件

作者:dakuai发布时间:1970-01-01分类:网友投稿浏览:5370


导读:事件现场图  记者张英  暴力执法惹众怒,3辆执法车被掀翻。20日,郑州市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关于10月20日郑大第一附属医院门前群众聚集事件情况说明》引来不少...
河南郑州10天发生3起粗暴执法事件(图)
事件现场图

  记者 张英

  暴力执法惹众怒,3辆执法车被掀翻。20日,郑州市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 《关于10月20日郑大第一附属医院门前群众聚集事件情况说明》引来不少读者质疑。

  ●办事处“情况说明”遭质疑

  本报昨日以《殴打摊贩,3辆执法车当街被掀》为题,报道了10月20日11时发生在郑大一附院立交桥下的痛心一幕: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城管执法人员在清理占道经营时,将卖鸡蛋灌饼的摊贩打伤,引起群众不满,发生了当街砸车掀车恶性事件。当晚7时许,二七区五里堡办事处通过二七区委宣传部向媒体公布了《关于10月20日郑大第一附属医院门前群众聚集事件情况说明》。

  该文称,“在双方撕扯的过程中,该商户的假牙被碰掉受伤,于是他和妻子分别躺在执法车的前面不让开动”,“事情发生后,办事处迅速将伤者送到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当天下午,五里堡办事处已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市政科科长、副科长做出了免职、待岗三个月处理的决定”等。文章见报后,不少读者打来电话对办事处的“情况说明”表示怀疑,其中不乏一些事件的目击者,称许多细节太过含糊,并未说明真实情况。

  事实到底怎样?被处理的市政科科长、副科长到底是谁?昨日,本报记者进行了跟踪采访。

  ●男商贩被打掉的不是假牙

  昨日上午9时,记者再次来到郑大一附院急诊室,在一楼东侧的一间临时观察室里,躺着卖鸡蛋灌饼的王良刚、于翠萍两口。

  夫妻俩的精神状态比前天好了些,照看他们的是王良刚的姐姐和姐夫,他们早早买齐了当天的报纸,一张张细读。

  王良刚掀开嘴皮对记者说,他被打掉的是真牙,不是假牙,是两颗上门牙。他老婆于翠萍装的是假牙,撕扯的时候,于翠萍下面的假牙被打掉了。而“按照办事处的‘情况说明’,好像是我的假牙让打掉了,我老婆没事一样。也不知道他们是咋调查的,敢这样明目张胆胡说八道”。

  ● “那个公安局长,可仗义”

  有现场目击者反映说,事发时,120赶到了现场,起初受伤的两口并不愿意上车,办事处的人怎么劝都没用,那到底是谁把他们劝上了120急救车?“是那个公安局长,可仗义。”王良刚说,120赶到后,群众不让他俩上车,不少人说,“120把你们拉走就没人管啦,千万别上当”,担心医疗费没有着落,王良刚夫妇听从了群众的建议,硬撑着不上车。

  王良刚说:“是杨玉章跑过来对我说:‘兄弟,你要是信得过我,赶快上车去治病。你认准我就行了,我是公安局的,叫杨玉章。要是没人给你掏钱治病,这个钱我给你掏。’我一听当官的说了这话,觉得人家仗义,咱也不能让人家难堪。”

  ●被打夫妇收到4000元“借来”的医疗费

  “我家大儿子打工,二儿子当兵,9岁的小女儿随我们在郑州上学,负担很重”。王良刚说,事后他们在医院接受治疗,办事处工作人员一直迟迟没露面,直到傍晚6时左右,才来了4个女同志,其中有一个叫袁捷,“她们说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我们让她们拿医疗费,一直闹了好长时间,最后她们拿了4000块钱,还说这钱不是办事处出的,是她们几个凑的,让我打个条,说明她们是以个人名义借出的,我就写了张字据:今收到袁捷4000元整”。

  ●打人的李杰曾被行政记过

  昨日上午9时20分,记者赶到了五里堡办事处。

  办事处办公室马主任接待了记者,她说所有的情况已通过二七区委宣传部向媒体做了通报,没有什么最新进展。

  记者询问被处以免职和待岗的市政科科长、副科长的真实姓名,马主任不愿透露,称姓名是个人隐私。

  根据读者举报和王良刚夫妇的描述,领头的城管执法人员名叫李杰,瘦瘦的,戴眼镜。马主任承认,受处分的副科长正是李杰。

  记者同时了解到,去年9月25日,五里堡办事处市政科在清理占道经营时,曾将一位老人卖的袜子扔进金水河。经媒体披露后,郑州市政府于今年1月21日曾作出决定,对五里堡街道办事处进行通报批评,同时给予指派清理占道经营的市政科工作人员李杰行政记过处分。这个李杰,就是那个受处分的副科长。

  据办事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介绍,受免职处分的市政科科长名叫董岩峰(音)。

  ■ 最新进展

  二七区政府要求“打不还手 骂不还口”

  昨日上午9时40分,记者赶到了五里堡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派出所一位副所长告诉记者,该案件已移交二七区刑侦队处理。

  记者随后赶到了郑州市二七公安分局,警方称事件正在调查之中。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了二七区委。适逢该区为庆祝我省第十三个环卫节,正在举行表彰大会。会后,二七区又召开了执法工作内部紧急会议。

  据了解,二七区委、区政府领导对近期该区发生的一系列粗暴执法事件进行了回顾,分析原因,研究整改措施,并对城管执法工作提出了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文明执法”。

  一位区领导说,近10天内,二七区连续发生3起因城管执法不当造成社会恶劣影响事件,分别是城管持刀伤人事件、强行拆除铁皮屋并将人扔进樱桃沟的行为以及这一次伤人引起公愤致使执法车被掀翻的事件,均被媒体曝光,涉及二七区嵩山路、淮河路、五里堡3个办事处。

  二七区委书记朱是西要求各执法单位注意方式方法,严格执法程序,坚决禁止违法执法案件。各乡、镇、街道办和各执法单位要妥善处理城市管理的突发事件,正确对待媒体,不要遮掩,必须正面发布处理信息。

  二七区政府规定,各执法单位再发生一次打架事件,直接在单位评比中挂“黑旗”,并迅速编写 《文明执法若干规定》等执法规范,组织教学,模拟训练。

  城市管理“慢就是快”

  各级检查太多,压力太大,城管急了,于是激发暴力。按照城管的说法,这是这两起事件的直接导火索。但把目光聚焦,看得更深一层,真是这样吗?

  似乎不急的时候,暴力执法、暴力抗法事件依然频频见诸荧屏报端,2008年郑州“1·2”事件、“6·6”事件……当下,城管的见报率似乎在各个执法职能部门中名列第一。

  执法改革,模式变了,却被公众认为是“换汤不换药”,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经过多方调研、学习考察的新制度真的不好吗?

  我想不是制度不好,关键在于执行制度的人,如果只想着钻制度空子,权力寻租,自己利益最大化,而置民众的生存、利益于不顾,再好的“经”,也会被歪嘴和尚念歪了。

  城市管理的思路要转变,由过去的“统治”到“治理”再到“善治”,政府掌握着公共财政与公共资源,理应提供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而公共服务如何量化?细节才能彰显公共服务的品质。

  如果执法者能多点耐心,详加解释、引导,如果政府部门心存服务意识,以人为本,怎么会衍生点燃暴力的导火索?

  只会 “扫荡”,而不 “梳妆”;习惯性突击执法,“长效机制”只是嘴上功夫;粗放式的执法方式,只为应付上级检查,谁又真把彰显细节的公共服务落到实处?

  执法只图快,图“龙卷风”后的一阵清净;事后急剧反弹,而且愈演愈烈,有“聪明”的小贩,更是摸清执法者的脾性和软肋,结成“势力”暴力抗法。城管的“急功冒进”,其实是给自己“挖了个坑”,结果是一次次执法成本的提升,遭遇暴力抗法后,在民意和舆论上的“孤立无援”。

  城管工作,一定意义上说,“慢就是快”,单一粗暴执法,看似将问题快刀斩乱麻,可造成的民怨却无法疏导,长此以往必将集中爆发;而对执法对象详加说明,耐心解释、引导,看似进展缓慢,但效果却不言而喻。